[登录] [注册] | English | 收藏 |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 首页>新闻中心>媒体新闻


“剧场史诗”《如梦之梦》6月登陆东艺
八小时!这是一场话剧马拉松


[2013-5-13]  作者:谢正宜 新闻晚报

    由赖声川执导、演出时间长达八小时的《如梦之梦》或可被看作赖声川生命意境最深远的一出戏,时间让历史过往虚化为梦,在如陀螺一样转动的梦里,虚实相济的百态人生浓缩得充满哲思与禅意,而并不显得漫长。

    对观众来说,无论是两天分看这部“剧场史诗”的上下半场,还是一整天十个小时(含中场休息)看完全本,都是一次特殊的观剧体验。每一个演出剧院都必须被“掏空”,营造出一个环形舞台,围绕在“莲花池”中的观众近到可以听到演员的呼吸,数清她们脸上的泪珠。

    日前,记者在乌镇戏剧节体验了这样一次话剧马拉松。该剧还将于6月10日至6月23日在东方艺术中心上演。

虚实相济演员绕着观众演戏

    在形式上,《如梦之梦》打破了剧场,下沉了舞台,当如梦的故事流动在四面环形的舞台上,演员绕着观众演戏,观众也便“随波逐流”地转动着角度,成为戏的一部分。

    喜怒哀乐的人们匆匆行走,擦肩而过,“在一个故事里,有人做了一个梦,在那个梦里,有人说了一个故事——浮生若梦,若梦非梦,浮生何如,如梦之梦。”《如梦之梦》就此开场,浓烈的仪式感于禅意中弥漫。赖声川和演员如同盗梦空间中的筑梦师,营造出了一个穿越历史和空间的庞大梦境。

    《如梦之梦》是赖声川在1999年到印度旅行获得的灵感创作,藉由时空交错的100多个角色, 32个演员,带出现实与虚幻交融的故事。全剧的剧情始于一位医学院毕业生在第一天上班时,病房中的五位病人就死掉四位,百般震撼之下,她选择聆听濒临死亡的 “五号病人”讲述自己的故事——这个失去妻儿、又罹患怪病的建筑师在临终之前周游世界,意外“发现自己”,也一路追寻着半个世纪前的一则传奇,探访神秘女人顾香兰,试图解开自己的疾病之谜。整出戏像一次庞大的旅行,从主角的生命末端开始,从二十世纪末回溯至二十世纪初,从亚洲到欧洲,诠释着生命的追寻、死亡、重复: “《如梦之梦》在我生命中是太为特别的作品,它的创作,跳脱了一般的思维模式与演出模式。”

    虽然会有人对《如梦之梦》的“可怕”剧长诟病,但东方有《牡丹亭》、西方有《尼伯龙根的指环》,赖声川认为,每一部作品就是一个生命,而生命本身有它的需求,有时太短不足以表达自己,“在美学中,时间是很长的,也是不存在的。 《如梦之梦》可能是受到这样的影响才敢这么做,而市场是否接受,创作之初并没有考虑,如今也渐渐证明了市场是可以接受的,希望能为其他艺术家打开这样的自由度。 ”

婀娜许晴每场“曼步”五公里

    舞台上的许晴惊艳了全场,湖中烟雾腾挪,她只袅袅走来——如此唯美意境,背后是一个可怕的数字:五公里,这是许晴全程需要“曼步”的路程:“这么多绕场地走,走也要走出态度。”末了,她脱掉衣裙鞋子,与年轻时的自己相遇相对,泪流不止。

    许晴在《如梦之梦》里只饰演了一个角色:顾香兰,而这一个角色,却包含着名妓、伯爵夫人、巴黎艺术家、清洁工、保姆等身份于一体,氤氲着一种层染风霜的美:“顾香兰这个角色很复杂,她活在当下,敢爱敢恨,又是一个‘谜’,深不可测。刻画她的过程蛮难的,一旦进入后会觉得很幸福,因为她无限宽广。在一次次的舞台排练中,在一遍遍的人物分析里,在一圈圈的踱步绕场中,在我把自己从许晴变成顾香兰的过程中,我在酝酿我的‘场’。我心里的声音,慢慢清晰而洪亮起来。我心里的‘小伙子’虽然鲜为人知,但是我的柔和‘他’的‘痞’和‘匪’才成就了现在的顾香兰。 ”

    许晴的演绎也获得了业界的一致赞叹,知名编剧史航说:“许晴像《西游记》的羊脂玉净瓶,莹洁而不透明。旁人演戏,她默默巡行,走在哪里都是‘仿佛若有光’。轮到她,她略略倾斜,就倾注出似水柔情,或者心如碎冰,逐字逐句滴落。最后给伯爵献茶时,我被那气场死死按在座上。 ”

戏骨明星“一米线”外见真情

    无论是“戏骨”金士杰、史可,还是明星李宇春、胡歌,在剧中的真情都发生在与观众近至一米的亲密空间里。金士杰仅出演部分场次,却把一位风流倜傥却爱恨俱烈,情根深种却亲手毁灭,最终愧悔惊骇而死的“伯爵”演绎得入木三分。而史可则饰演香兰的暮年,带着倔强与挑剔,病床和轮椅是她所有的表演空间,几乎没有太多肢体发挥的空间,而纯靠台词功力,塑造出穿越时间隧道的老人复杂的内心世界。

    而李宇春和胡歌的粉丝,则因偶像而来,却为剧情打动。让李宇春加盟是赖声川犹豫再三后的决定。“李宇春是朋友推荐的,我刚听到也很吃惊,觉得不行。但她精彩的表演让我完全否定了自己,她的参演会影响更多人走进剧场,甚至有可能影响戏剧的局面。”舞台上的李宇春丝毫没有“菜鸟”的青涩,而“玉米”也给了李宇春最直接又最文明的支持——静静观演,把所有热情留待谢幕时才以尖叫宣泄。胡歌则在刚刚结束的《永远的尹雪艳》之后,连轴转至《如梦之梦》,饰演五号病人的他完全突破了影视剧中的 “偶像派”局限,吻戏、清唱、卖萌、沉痛,转换自如。

观剧指南

莲花池、看台各有妙处

    《如梦之梦》最奇特的,莫过于在舞台中央特设的“莲花池”,每一把椅子都是360度可转式,很多戏份的演员几乎与此间的观众贴面而行。很多本着猎奇而来的观众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这个特殊的观演区域,此地观剧,带入感更强,更像是做了一场长梦,特别是在某些段落,例如随五号病人走进诺曼底古堡时,华丽的吊灯吊旗就在头顶,而顾香兰身无分文被赶出古堡时,漫天的雪片则洒在肩头。但此次东艺演出票价中,“莲花池”的单场票价从1280元至2013元不等,看完全本的消费近三四千元——这是 “莲花池”的代价之一。代价之二则是身在局中,观演的角度难免不及看台全面。再者,“莲花池”的观众进场时必须穿越舞台区域,因此绝无迟到入场的可能。

    看台座位因地势高,能看到舞台全貌,同样在部分段落,有莲花池观众看不到的效果。比如剧中关键场景——古堡外的湖,在光影的打造下,整个莲花池都会显示出波光粼粼的感觉,只有置身莲花池外才能看到。

全剧重接续 追星分场次

    《如梦之梦》是一部草蛇灰线,伏脉千里的舞台作品,最初的舞台叙述是其后来渐入佳境、跌宕起伏的必备前提,而整个剧情又是一出生命的环,只看半场,很有可能无法接续,不得要旨。

    而奔着追星而来的观众,则需分清偶像出演的重点场次,比如李宇春的戏份多集中在上半场的四个小时里,但下半场结束的片刻亮相同样令人动容;胡歌的戏份绵延在上下半场,不过上半场更有笑点与亮点;许晴上半场仅以婀娜曼步联想,下半场戏份则华彩全现,还有脱下高跟鞋,仅穿着丝绸吊带睡裙和丝袜缓步穿过莲花池观众席的一幕。

    在东艺的两周演出时间中,周一至周四均为每天半场演出,而周五至周日则是全天演完。这也是各有利弊的选择,分两天观剧预留了更多思考与悬念的空间,一天看完全本则更有融会贯通的可能,却也更挑战观众的体力。

停车、就餐、如厕早作打算

    无论是半场演出还是全天演完,散场时间都在午夜,地铁停运,夜间公交不多,交通问题需提前安排,如自驾最好提前到达,寻找停车位,超长时间的停车支出也需列入预算。

    全本演出时,晚间五点半至七点半为就餐时间,东艺附近就餐点不多,如果不是自驾,建议自带干粮,但长时间观剧以及全情投入,也意味着观众的体力与热能消耗极大,剧场不允许携食物入场,还得早作打算。

    虽然每隔两个小时都有一次休息时间,但由于座位的改动,演出过程中几乎没有进出的可能,因此内急问题需妥善考虑,休息时也是必然的长龙排队。

 
 
 首页>走进东艺
东艺简介
概况
建筑理念
场馆设施

音乐厅

歌剧厅
演奏厅
配套设施
新闻中心
媒体新闻
东方视点
公告栏
大事记
重大事件
经典演出
 
   
2013年5月15日 东方演奏厅
2013年5月17日 东方音乐厅
2013年5月18日 东方音乐厅
2013年5月18日 东方音乐厅
2013年5月18日 东方演奏厅
2013年5月19日 东方演奏厅
2013年5月23日 东方音乐厅
 
  联系我们 | 招贤纳士| 合作伙伴| 求助&建议

地址:中国上海浦东新区丁香路425号(地铁二号线科技馆站下)

Shanghai Oriental Art Center Management Co., Ltd. All Right Reserved.  
 沪ICP备12012738号  |   上海东方艺术中心 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